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755|回复: 0

回忆当年(转贴)

[复制链接]

96

主题

566

帖子

123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4/4/9 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为一位兴宁人,现在77岁,他当年是从兴宁去中山农场工作的。当年的中山农场还是非常避荒的地方。

我在1962年才十六岁,看到父兄负担十分沉重,我弟海贤姐桂梅及我都在读中学,家庭.经济确实十分困难,加上整个社会.粮食紧张沒食饱,我只好选择报名去农场工作,解决自己的生活,自己养活自己了,.旧被一张烂蓆一张破旧衣服二三件,一双車輪胶作底的海陆空凉鞋就远离广卅到军区平沙农场了。农场的生活十分艰苦,住的是草房走的是泥路做工十分辛苦,种禾,种蔗,每天限定要完成多少才能回家,每个月粮食定量42斤,每个月工资18元吃钣费就用去13元剩下作零用我存起来,添置衣服和回家路费,幸亏当时一同去的有一百多人,以后又陆续大批知青也來了,大家都一样只好認命!大家一起挨,一起混!~.十分凄慘!

农场的生活是十分艰苦的,下面分衣,吃,住行来說。先說衣,我去农场时只有几件对換的破旧衣服。到场后因平沙是咸淡水交界之地冬天都是咸水,洗澡洗衣均是用咸水,衣服沒几天就会烂,幸亏我们是军区农场,农场从广卅军区司令部弄回部队換装返回的旧军衣,经洗补后,便宜卖给职工,一件三,四元,棉衣七,八元。我们都叫它为黄狗皮,应付穿着。這衣服也不是大量供应,还须看誰最需要才可以买到。我記得有一年过年,大年初一起床我就只能穿回穿.了孔的褲子,心中不免不快,牢騷話就來了。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此話一出几乎大祸临头,队里开会就說了此事,說是对社会不滿,对现实不满,要上冈上线。幸亏有一大埔的付队長說了好話将事件平息。后來那付队長还给我一条旧裤穿,使我感激不尽,后來大约是九十年代他得病.家庭负担重,我都帮助他度难关,直到他去世我还去送他最后一程。
這地方蚊子特多,有时天阴时連吃飯都要在蚊帳里吃,沒有蚊帐是无法过日的,一个跟我很好的农友,他來场时帶的蚊帐己是十分破烂沒法使用,我可怜他每天晚上就来与我同鋪共用一顶蚊帳,差不多一年多后,他存夠钱买了蚊帳才罢。那吋夏天我们都是打赤膊去做工只窃一条短裤,每个人都晒得黑黑的,后背都晒得起泡,脱了皮又晒又起泡又脱皮,一个夏天有些人脱几次皮,晒得好像非洲黑人一样,可想而知那时的生活是怎样的!

下面再說农场的食。
农场的粮食指标为38一45斤米,当时的社会是比較高的了,当兵的也不过如此,但是我们是正当发育成長的青年,又要承担十分繁重的生产劳动,又沒有什么肉食及油水,這样就算每人六十斤米也不夠,一曰三攴每攴半斤,还是十分锇,经常到月未就沒有飯票了,只好锇着或.少食去开工,真难受!我記得有一年的春节正好是月未,那年我沒回广卅过年,飯票又已吃完眼看就要锇着过年了,正好一位較好的农友负责运水的,我们的食用水均是用船划去几公里外的山边运淡水回來只给食堂煮飯煮开水食用的,运水是十分重的劳动,归伙房管,能任吃飯,他有伙房拿了一脸盆飯叫上我一起划船去运水,到了山边,还要去泉水处挑水,二三百米远每人挑了35担把船装满,要找地方炒飯吃,一脸盆二个人全吃完了,才划船回來,回來后还要将水从码头挑回伙房的水池,才算完成,辛苦一天赚回一攴飯吃,还是大年初一呢!
农埸很少有肉食,吃是年节及农忙时有一二次肉食,平常夏天吃的是以瓜为主,清水煮冬瓜,南瓜,木瓜,冬天是萝卜包菜,說起又有一則笑話,知青们都以吃了多少南瓜來比較來农场时间長短,有时有什么争吵,就要问你吃了多少斤南瓜?未显示资历,又計算还要吃多少斤南瓜后就可以回广州了,当时我们本来可以四年后即可回城的。
直到六四年的七月份,农场宣布粮食不限量,但吃多少計多少钱,那可是一件大喜事,放开肚皮吃,问题又來了,.有一农友吃得太多工资21元还不夠扣伙食费,伙房催也沒办法,队長出面与他說,要他写信叫父母寄钱來交伙食费,他說.可以,你以农场的名义写証明,說明我在农场每天都出工劳动,沒有偷懒,工资不夠伙食费需要父母寄钱來交,农场沒敢写此証明,最后不了了知。
通过這些经历,至今我都视粮食为命根子,从不敢浪费一粒米,哪怕是吃钣掉下桌面一粒飯也捡回吃掉,须知盘中攴.粒粒皆辛苦。
农场的住。六二年到六六年基夲上都是住茅草房,里面是二层的太平鋪,一般下雨是不会漏水的,最怕是台风,台风一來即四穿八漏.根本不法睡觉,还要担心房子倒塌。其次是怕冬季北风天,冷风四处吹入冻得难于入睡。另外平沙此地有三多,蚊多蛇多老鼠多,十分可怕,蚊子就不說了,光是蛇就夠你怕了,草房里经常有蛇爬入,到处沿走甚致上床,上房顶,睡觉時一定要把蚊帐压好,防止蛇鼠入被窝,有时中午睡觉也可以看見蛇在草房内顶上沿爬,为了打蛇又得忙一陣子,這里的蛇都是毒蛇多,眼镜蛇银环蛇经常可見,可能是大家都十分小心防范,几乎沒听过给蛇咬到的,其次是鼠,不管夏天冬天,老鼠在宿舍是十分猖狂的,一不小心你的好吃的东西就会被它光顾,还要咬烂你的衣物,晚上更是老鼠的天下,到处窜寻找食物,屙屎屙尿烦透了,直到七十年代居住条件才有改善,八十年代基夲全部住上砖瓦房。
农埸当吋是刚开荒不久,河边大堤連一棵树都沒有,到处是杂草丛生荒地很多,食堂燒的是禾杆及杂草,几乎每到星.期天就得义务劳动挑禾杆回给食堂作柴,另外每天晚上还须輪流站岗放哨,二人一班每班一小时,全队一百多人,大约八天就会輪一次,這也是十分不爽的事情,因为白天已辛苦得精疲力倦了。
全队一百多人,我们军区农场一千多人,都是从广州佛山韶关等地來的十多二十岁的知青,大家都一样挨,一样待遇,不怨天不怨地只怨自己命苦!.日子过一天算一天,都盼望着可以回城的那一天!死心踏地地吃完該吃的南瓜,住茅草房,干着似劳改犯样的繁重劳役。哪时知青们一到九月,是下乡纪念日,就会唱起,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慘的时候,我离开了我的广卅!來到那苦难的农场….悲天呛地。
再說农场的行,农场位于珠三角的南端,属大沙田地区,下雨天一片泥泞,烂泥一路,一不小心就会滑倒一出宿舍必须脱鞋,一到天睛,路上的烂泥硬了如石渣路一般光脚十分难受,但去耕田又不可能穿鞋,只有忍着,曰子久了练得了一双铁脚,這里到处.是河沟,夲地的农民都沒有自行車,因为根本用不着,过河过沟不可能到处有桥,這里的田,每块都是一百几十亩,田的四周均有二米宽的排水沟,跳是难于跳过的,又不可能都帶着二米多的木板作桥过,所以每天劳动就下沟走过,必定湿褲过沟劳动,收工又如此,上午下午每天四次十分辛苦,那此女孩子更为难受,因为大田空旷
沒遮栏大小便也只能下沟解决,平时放假要去场部买些什么则靠走路划船,如有小船划去则好些,若无小船又想走近路,碰到河沟就游水过去了。从平沙回广卅坐客
船,则前后要二天,想起來也十分可怜,每年只有十五天探亲假,路上就用去四天。
這些状况直到八十年代才有較好的改善,现在到广卅坐車二个多小时就可以了。
总之在农场這些年是吃尽所有苦头,但对我來說算是极大的磨炼,最后也算是挨出头來了。
我从六二年去农场耕田到七五年共十三年,七五年調围垦工程指挥部,七九年調回总场直属单位水厂,八四年調入农埸所属的华丰食品工业集团任财务,后任财务科長,直到退休都算平沙农场退休。
我能夠去做財会工作,只是在农场参加了半个月的短期培訓,后才上岗,从出纳会計科長這样做上去的,所有业务均是靠自己摸索积累而上手的,要知道我的文化水平只是初中毕业,1992年华丰公司改制为股份公司,請会計师事务所查帳評估,珠海会計师事务所对我的帳务处理十分滿意,以为我是什么大学出來的会計师,我說我只是初中毕业的会計员,他们大吃一惊說,每年上亿元销售额的公司帳务能做成這样清楚是十分了不起的,人家正牌会针师做的帳也没有你做得好,想要調我去他们会計师事务所,我考虑到去新单位,重新拼搏,又不懂外語.…等,我沒有应允他们。华丰公司就是做方便面的公司。后耒改制后我还担任董事兼财务主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兴宁A8 ( 粤ICP备08126561号-15 粤公网安备44140202000139号)  

GMT+8, 2024/6/13 22:28

© 兴宁A8

手机绑定 兴宁A8支持手机、电脑、平板一站式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