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739|回复: 0

赤脚少年深山拈钴砂

[复制链接]

1146

主题

3253

帖子

409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23/10/21 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赤脚少年深山拈钴砂
                                   张长兴
    金属的钴,到底做什么用,我至今不甚了了;但是,我上世纪五十年代少年时的拈钴砂,却永远是刻骨铭心……
    客家人的梅州地区,人多地少,谋生难。稍有生路,觅点小钱,大家便趋之若鹜。那时,国家收购钴砂。山上那一块块的钴砂,小则几钱,大则几两;能上斤者十分罕见。为了生计,大家便趋之若鹜奔向深山找钴砂换钱。
    那时山上的树草,合作社时砍,大跃进时烧,百姓天天日日的割,却不见谁去绿化,大多已是不长草的“光顶”山。山崩石塌,沟壑纵横,给人垂垂老矣之印象。
   星期天,暑假,寒假,本应是少年的天堂;但是,后半夜的二、三时,睡得正香之际,却要起来吃饭,上路了。夜茫茫,路漫漫,露珠凉,寒风劲。
“我们为什么这样命苦?”如果是结伴而行,彼此尚可相怜、倾诉,如果是一人夜行,过乱坟堆,穿阴暗处,怕“鬼”,怕野兽。这怕那怕,更是凄苦而无人可诉!
到了山顶,满目地老天荒,真令人彷徨。我喜读书,联想到书上讲的迷人的逛公园与夏令营活动,凄然泪下,欲颓然瘫倒;但是,家里捱日子要钱,上学缴费要钱,家中却一贫如洗,不挺胸咬牙多挖点钴砂回去,怎么行?
名为“拈”,但只有我体弱的父亲才是捡地面的,捡多少是多少。而我呢,年少有力,应多“贡献”,我抡起锄挖,以便挖出“矿苗”来。如果山坡、山顶不好找,我便顾不了许多,毅然往万丈“崩冈”上去,死死抓住枝藤,手足并用,攀上爬下,左左右右,上上下下,这里敲,那里挖。命,不考虑了;钱,要挣多点!
    那时,我专心致志,头脑灵活,善辨山形与矿苗,还会辨山下河沙的颜色,由此知矿砂丰富与否。因此,不仅同龄人中我收获大;就是许多大人也比不上我。同屋身强力壮的陈二婶,满山乱挖,挖不了多少;而我呢,这里望望,那里探探,没几下,便比她多。她连连称奇:“想不到你这小孩子竟然这么厉害,真奇怪!”
夕阳西坠,我们才下山。回到家里,早已黑夜了;人也要倒下去了!第二天上学,更难熬,仿佛受过酷刑,上下全身疼痛……
    钴砂捡回来还不是完事。先放到水塘里浸。然后用箩、畚箕盛着摇、抛、转,又去水里浸;浸了后又重复上面动作,直至洗净为止。最后才晒干,担到镇上收购站卖。五十年代,大概七、八分钱一斤,以后好似一角左右。
  
     它有什么用,不知道;至于运到什么地方去冶炼,更不得而知了。一九七四年起,我在河源市和平县工作。在城外筹建化肥厂大会战时,见有个炼钴厂,才恍然大悟……
    在那漫长的“运动”连连的、“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人们越来越穷;穷人便“战天斗地”,向山开刀;结果,天崩地塌,水土流失,“崩冈”更多,河水更浑,灾害更多!而且,因挖钴砂而埋死在深坑里的,从崩冈上跌死的,也不时出现,令人毛孔痉挛、汗不敢出!
    每当我说起这些,如今的青年人瞪大眼睛,以为是“天方夜谭”。这也难怪,“存在决定意识”嘛,但愿——
    以后永远不要这样的“存在”;
    让青山绿水永驻人间;
    让神州大地上的儿童、少年永远幸福、快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兴宁A8 ( 粤ICP备08126561号-15 粤公网安备44140202000139号)  

GMT+8, 2024/7/13 06:51

© 兴宁A8

手机绑定 兴宁A8支持手机、电脑、平板一站式访问!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